光速体育在线观看-卖掉生产资质就能高枕无忧? 揭秘汽车界的“黑吃黑”

光速体育在线观看-卖掉生产资质就能高枕无忧? 揭秘汽车界的“黑吃黑”

  场整体行情依逐步向好,但依旧处于低迷态势的情况下,各大汽车生产商分别以抛售资产和“抱团取暖”的方式节流资金,蛰伏过冬。然而,并不好使。(微信公号:CNWAUTO)

  近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了2020年5月产销数据。统计数据表明,2020年5月,我国汽车产销形势持续向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218.7万辆和219.4万辆,分别同比增长18.2%和14.5%。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市场增长规律的双重影响,我国汽车市场在今年前五个月的总体产销量分别为778.7万辆和795.7万辆,同比下降24.1和22.6%。在市场整体行情依逐步向好,但依旧处于低迷态势的情况下,各大汽车生产商分别以抛售资产和“抱团取暖”的方式节流资金,蛰伏过冬。

  尽管如此,各大车企当前的“蛰伏”策略并非完全奏效。除了“抱团取暖”的企业合作进度较为缓慢外,抛售止亏的企业也是“病痛”连连。一汽夏利、福田汽车等以抛售资产的方式提升企业运营效率的企业都在被资产接收方的延时付款所拖累。

  抛售止亏

  在抛售止亏的企业中,福田汽车和一汽夏利的系列动作颇具代表性。其中,福田汽车以资产全额抛售的形式将宝沃汽车出售给神州优车,一汽夏利以资产出资的方式将乘用车资质转手给天津博郡。然而,尽管两者对于“不良资产”的处理方式有所区别,但当前所处的境地却极为相似。无论是一心打进实业的神州优车,还是试图通过资质收购入驻汽车行业的博骏汽车,都在资产转让费上有所拖欠。

  6月15日,福田汽车对外发布了一则关于“延期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公告中所提及的上交所问询函正与出售宝沃汽车资产转让一事密切相关。

  2018年底,神州优车以39.7亿元的受让价格接手福田汽车转让的宝沃汽车67%股权。彼时,双方约定,神州优车除了要支付39.7亿元转让款之外,还需替宝沃汽车还清42.7亿元的股东借款。2020年4月9日,福田汽车披露了宝沃汽车以资产抵偿还债款的相关协议,并表示神州优车有14.8亿元的收购款尚未付清。

  2020年6月12日,福田汽车披露了宝沃汽车以资抵债资产交割进度,并同时表示,以资抵债后剩余债权的收取存在不确定性风险,如果剩余债权未能如期收取,届时将可能存在相应的减值风险。对此,业内分析认为,以资抵债之后,宝沃汽车的“不良资产”无疑是再次回到了福田汽车手中。尽管宝沃汽车对于福田汽车的资产拖累有所减少,但相关资产贬值与处置带来的后续麻烦仍将继续影响福田汽车的经营业绩。受神州优车的欠款影响,福田汽车的抛售止亏计划未能完全成功。

  与福田汽车类似,一汽夏利面临着同样的烦恼。相关消息显示,已经成功获取一汽夏利乘用车生产资质的博郡汽车或已濒临破产,除了拖欠公司员工数月工资以外,博郡汽车同样对一汽夏利有所拖欠。

  2019年11月,博郡汽车与一汽夏利合资成立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按照约定,一汽夏利以厂房、土地、设备、负债等作价5.05亿元出资,对天津博郡持股19.9%。南京博郡(博郡汽车子公司)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对天津博郡持股80.1%。因为资金问题,南京博郡并未在约定的期限内足额缴纳资金,原本约定的10亿元首期付款,如今仅支付了1410万元,其余欠款至今未还。

  对此,有投资者针对天津博郡合资一事提问:“博郡汽车尚未足额出资便拿到了一汽夏利的汽车生产资质,这是否构成了重大国有资产流失?”一汽夏利回复称,受国内融资环境变化以及疫情等因素的影响南京博郡未能全部履行出资义务。为此,一汽夏利已经向南京博郡发送了2次公函和3次律师函,并督促其制定对策,化解风险。倘若后续合资事项进展不顺利,有可能会通过诉讼方式解决问题。

  从福田汽车和一汽夏利的实际遭遇不难看出,即便是企业以乘用车生产资质为代价,试图将不良资产及时转手,快速止亏,也不能完全规避整体市场行情低落所带来的后续压力。汽车市场整体受挫的情况下,抛售止亏依然面临较大风险。

  抱团取暖

  与福田汽车和一汽夏利有所不同,在国内汽车市场由增量变为存量,汽车“新四化”不断冲击现有传统燃油车市场的同时,不少实力相对较强的汽车企业选择了“抱团取暖”。

  6月2日,一家名为“中汽创智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信息显示,该公司的五位股东分别为中国一汽、重庆长安、兵器装备、东风集团以及南京江宁经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毫无疑问,这是继T3出行、T3科技平台之后,一汽、东风、长安携手合作的又一合资公司。从机动车改装服务、集成电路制造、新能源汽车生产测试设备销售等经营范围判断,这是一家志在汽车智能电动化领域的公司。

  部分业内分析认为,随着国内汽车产业不断发展,已经打响了优胜劣汰的淘汰赛,无论是合资品牌还是自主品牌,都逃不过这一市场定律。在“新四化”浪潮的冲击下,单一车企很难凭借一己之力深度投入研发。强强联合既能节省企业的研发资金又能节省一定的人力、时间成本。也正因如此,关于一汽、东风、长安的合并猜测不绝于耳。但问题在于,由于企业之间的结构差别较大,强强联合的进度与预期相差甚远。能否在严峻的市场环境下顺利走到一起,仍旧是个疑问。对这三大集团来说,想要完成合并也面临着很大的困难。要想顺利协调数十万的工作人员也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

  眼下,丰田与马自达已经就共同研发新能源汽车一事正式达成合作,大众与福特也已在商用车领域形成战略联盟。如果自主汽车集团能够深入合作,无疑会凭借优势资源互补促进我国汽车产业取得更好的发展,也会在未来的汽车市场竞争中进一步增强自主品牌汽车的核心实力。不过如何放下芥蒂追求共同利益,避免雷诺-日产-三菱式的明争暗斗,顺利优化资源配置,依旧是摆在眼前的一大难题。

  好在,仅仅是成立合资公司并不会对三大国有汽车集团造成无法化解的烦恼。与直接抛售旗下资产相比,缓慢合作进度带来的负面效应要比受让方拖欠账款要小的多。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